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姨子-郁晴
小姨子-郁晴
              小姨子-郁晴



字数:7521

  我是一名电脑工程师,今年33岁,我的妻子快生了,而我工作很忙没法全心照顾她,好在岳父、岳母住离我家很近,每天来我家帮忙,有时太晚了就住客房一晚。我老婆小茹还有一个妹妹叫做郁晴,正就读大学一年级,所以除了岳父、岳母以外,小姨子郁晴也常来我家帮忙打理我老婆的生活起居。

  今年三十三岁的我,从没想过会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感兴趣,相信大家都知道我讲的是谁,就是那位年纪小我十四岁,年仅十九岁的小姨子郁晴。
  我和老婆相识了四年,想当初郁晴才国中刚毕业,我和老婆交往的开始,那是所谓最甜蜜的时光,可是郁晴总喜欢当电灯泡跟着他姐姐,当时的我挺不是滋味,而且相当排斥这个小姨子。

  好再后来郁晴的课业比较繁忙,不会再吵着要跟姐姐出门,留给了我和老婆足够的两人世界,经过了三年的爱情长跑,我也和老婆步入了礼堂。婚后,老婆很快的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我俩期待着这个爱情结晶的诞生,虽说这孩子是我和老婆的爱情结晶,可是这孩子的出现,也使得我和老婆的感情产生质变。

  这次要讲的故事,是在我老婆怀孕九个月时发生的事,还记得那段时间,天气很热,晚上我都一个人穿着短裤看球赛,那天岳父、岳母没来我家,小姨子郁晴陪她姐姐睡了后,自己去洗澡。

  过了一会浴室里传来郁晴的尖叫声,当时我没想太多冲进浴室一看,郁晴光着身子跌坐在地上,双手支撑着浴缸挣扎地想站起来,郁晴见我进来无力的说道:「啊,姐夫,你怎么跑进来?」

  看见郁晴全裸的身子,我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接着我转过身背对着郁晴,关心地问到:「你怎么了?没事吧?」

  郁晴:「不知怎么搞的,腿抽筋,不小心滑倒了。」我背对着郁晴,但可以从些微的声音听出她相当痛苦,并且曾经试图站起来,可是又跌坐下去,终于她开口了:「姐夫,可以帮我忙吗?快扶我起来。」

  我疑惑地问她:「你身子全裸,这样似乎不太好。」

  郁晴:「我用毛巾遮住了,你可以转头。」

  我想伸手扶她到马桶上坐下,可是,她两手各拿一条毛巾和衣物遮住胸口和下体,没有多余的手支撑自己的重量,所以我由后方把自己的手伸向她的腋窝,想向上将她抬起,可是当我的手从后方伸入她的腋下时,郁晴:「啊,好痒!」
  她因为怕痒扭动了一下,遮住胸口的毛巾却掉落在地上,我想帮她捡起毛巾,眼光却划过她白皙丰满的酮体,我的目光停留在郁晴那白皙的乳房上,不亏是年轻女孩,保养的相当好,胸部浑圆饱满。

  郁晴:「啊,姊夫,快帮我捡。」她暂时用手护住胸口,捡毛巾的同时,我手不小心滑过他细嫩的大腿,一双修长美腿下是白嫩的玉足,腰部纤细,害得我很自然地起了生理反应。

  我将毛巾捡起拿给了她,并且使用刚刚的方法,要她忍着痒,我从后方把她扶往马桶上坐着,扶她的过程中,这是我第一次触碰到郁晴的身体,好滑、好软,皮肤相当的细致,我故意将手指稍微往前去扶她,这样指尖就触碰到她的胸部,那种软绵绵触感,让人欲罢不能,可惜她是我的小姨子,否则真想将她就地正法。

  当她坐在马桶盖上,双腿因抽筋无意的张开,两腿间稀疏的黑色森林覆盖那神秘的洞穴隐隐可见。她背靠着水箱表情很痛苦,我假借替她的小腿做按摩,接着行抚摸之实,「还难受?」我关切的问道。

  工作这几年女人玩过几个,但没有一个女人能和郁晴的条件相比,尤其郁晴的姿色,清秀俏丽,我咽了口唾沫心想,真是一个尤物啊!便宜了这女孩的男朋友。

  想到郁晴现任男友那臃肿肥硕的体格,可以经常在这美妙的躯体上肆虐,真是暴殄天物啊!心想:「要是我也能……」想到这我的胯下反应愈来愈强烈。
  可是,我心一惊,再怎么样,她也是自己的小姨子啊!假如我把郁晴办了,她肯配合还好,倘若郁情反抗吵醒老婆我岂不是自讨没趣,定定神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那话儿不争气的的挺立把短裤撑起了高高的帐篷,我只好掩饰着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郁晴显然没有注意到我的生理反应,她眼睛微闭,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樱桃小口里呢喃着:「左腿抽筋,疼啊!」

  我忙殷勤道:「你先洗好澡,等等姊夫到你房里帮你揉揉。」说完话后,我便离开浴室,假使我再待在浴室内,我怕我的兽性会大发,吃掉眼前的小姨子,我走出浴室后,郁晴腿抽筋的疼痛感还没有消除,一人吃力的在浴室洗澡。
  而我到了客厅后,不停地回想刚才的情景,郁晴娇美可爱的模样,于是我独自一人在客厅中套弄着自己老二,一股浓郁的精液喷洒在卫生纸上,这是我第一次幻想着自己的小姨子打手枪。

  看着刚射出来的精液,又见郁晴还待在浴室里,我的心中冒出了个想法,何不戏弄一下郁晴呢?接着我拿出了一个纸碗,里头掺了点跌打药酒,再加上一些薄荷膏,然后将它搅拌均匀,当然罗,我特制的跌打膏还没完成,我拿起刚刚沾满精液的卫生纸,刮取了上头的精液掺在其中,我特制戏弄小姨子的精液跌打膏完成了,同时郁晴也洗好澡出来,我便端着它进了郁晴的房间。

  我说:「郁晴,姊夫帮你抹一些祖传秘方,可以帮助肌肉放松。」我手里搅拌着精液跌打膏,心里头相当地兴奋,我迫不及待想把自己的精液抹在郁晴身上。

  我要求郁晴将睡衣脱掉,郁晴害羞地说:「一定要脱嘛?这样很难为情。」
  我哄着她说到:「刚刚在浴室你连衣服都没穿,现在至少还有内衣,脱啦,脱啦!」我故做镇定的来到郁晴身边,用手将她的双腿分开。

  我蹲在了郁晴的两腿间,由于距离太近了,她呼出的香气我都能闻到,尤其是那一对因呼吸而微微颤动的大奶子就在我面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我只要一张嘴就能将那粉嫩的乳头含在嘴里,心里冲动的真想把这两团肉握在手里好好揉搓一番。心里烦乱,那个男人能受得了这个诱惑。

  我和郁晴坐在床上,我盘腿而坐,郁晴就坐在我身边,接着我扶起了她的左腿放到了我的腿上,我说:「这样比较好按摩。」事实上,我是想感受郁晴的腿和我的腿,两者贴合的感觉,想不到有这么一天,小姨子和我的肌肤亲密接触。
  我抹了一些精液跌打膏在她腿上,然后来回的抚摸,郁晴:「姊夫,这什么药膏啊?凉凉的好舒服呢!」

  看着自己的精液抹在小姨子的腿上,不但没有被骂,反而还背她夸奖,我更得寸进尺了,「喜欢的话,以后可以常常帮你按摩啊,这个药膏涂满全身也会很凉快,等等帮你抹。」

  郁晴天真的笑了笑:「嗯嗯,好啊,谢谢姊夫。」此刻她的腿已经被我涂满了精液,见此情景我的肉棒不由得跳了几跳,感觉得出来,我的肉棒早已一柱擎天了,肉棒上青筋暴涨,像一把宝剑在等待着出鞘,好在刚才我已经先靠双手自渎了一次,否则见此情景哪有不操郁晴的道理。

  在帮郁晴按摩时,我不断地在她身上楷油,老实说我心里也相当紧张,有色无胆,就是不敢把她办了,就这样,时间也晚了,暂时放过眼前的美肉吧,这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要让她对我产生好感,放她走,好让她认为我是个正人君子,将来有机会再奸淫她,我抱着兴奋又带点失落的心情回到房内。

  那晚,我彻夜辗转难眠,满脑子都是小姨子郁晴的身影,在我的幻想中,我不知道操了她多少次。

  隔天晚上,郁晴回自己的家中,只剩我和老婆小茹在家,自从小茹怀孕以后,我们已有几个月没有做爱了,每当我有性欲时,她总要我自己解决,假如我坚持要发生性行为,小茹都说:「为了我们的孩子,你就忍几个月,等孩子出生再陪你。」为了性关系,我们曾经吵过几次架,然而小茹最多的退让就是帮我口交而已,

  这晚,我的老二享受着小茹的嘴,可是我的心里却想着她妹妹郁晴,我看着小茹帮我口交,因怀孕而发福的身材,挺着一个圆滚滚的肚子,再想起昨晚帮郁晴按摩的情景,那苗条动人的曲线,我的内心渴望着:「假如眼前的是郁晴该有多好!」

  想着想着就将鸡巴往老婆嗓子眼顶,使劲玩深喉,我不断的幻想着帮我口交的是她妹妹郁晴,我快速的抽插,顶到老婆都咳嗽地流下眼泪,小茹:「呜,老公,别太大力,呜!」

  我闭着眼睛享受着说:「亲爱的,真爽呀,舌头真软!」

  老婆也热情的回应着我,殊不知我想的是她妹妹,我的鸡巴被含在老婆嘴里,塞满了她小小的口腔,这时我使劲向她喉咙一顶,老婆立即被顶到咳嗽的眼泪直流,此时我也兴奋地射精。

  结束后,一切回归到平静,眼前的女人依旧是我的老婆,不是我那美丽的小姨子,简单清理之后,我抱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人睡觉,看来我和小姨子只能活在幻想之中。

  自从上次和郁晴有过一次接触后,我之后常常盘算着要如何得到我的小姨子,终于,一个周末的夜晚,小姨子独自来我家中,和上次一样的情景,我见机不可失,拿出了计划好的方式来对付她。当天,她陪我老婆入睡以后,我一人在客厅看着刚租来的电影,想当然尔,这是我挑选过的。

  看见郁晴出来,我示意她坐下一同观看,她没有半点怀疑的坐入沙发,我关上主灯,只留下副灯,接着走到了她身边坐下,我故意坐得离她很近,两人的臀部几乎碰再一块,在暗夜中只看到郁晴一双晶莹眼睛转啊转的,间歇透出她轻微紧张的喘气,张口欲言又止,我装做不知,专心的看着上拨放的片子。

  那是一部缠绵悱恻的爱情片,其中自然有不少男女主角在床上缠绵镜头,每当出现这种镜头时,我就微侧头偷喵郁晴的反应,在光影中的她的侧面线条很美,尤其她挺立的双峰,更显性感,只见她盯着屏幕上的男女主角一丝不挂的在床上翻云覆雨,晶莹剔透的眼中蒙上一层雾气,这是女人动情的徵兆。

  此时我故意说到:「好刺激啊,我也好久没跟你姊这样交欢了。」

  郁晴此时脸上有些泛红地回答:「是,是喔!」

  我见她有反应,便继续说到:「你姊怀孕后,就不肯跟我做爱了。」此时我的手搭到她的肩上,轻轻地搂着她。

  当我触摸到她手臂柔滑的肌肤,她混身一震,暗影中我看得到她的脸羞红了,紧张的喘着气,她口中温热的气息喷到我脸上,我的裤裆内的阳具呼之欲出,可能因为屏幕上激情缠绵的画面激起了她的生理反应。

  郁晴站起身:「对不起!我到洗手间……」她话没说完,可能由于紧张,身子一个踉跄,她就跌坐到我身上,也是巧合,她那柔软臀部的股沟刚好贴坐在我坚挺的大阳具上,柔软富弹性的股沟与我的粗壮的阳具紧密的贴合,使我内心一阵悸动,挺立的阳具差点发射。

  她也感觉到顶在她股沟坚挺的阳具,脸上一阵羞红,欲挣扎起身,扭动的美臀磨擦着我的大龟头,却使我更加亢奋,我忍不住在她起身时伸手抚弄她的大腿,她紧张惊慌之下小腿又一软,再度跌坐下来,我的情欲这时一发不可收拾,忘了她是我的小姨子。当她挣扎欲起身时,我忍不住右手抱着她的大腿,左手直接隔着套装外衣握住她挺立的双峰。

  郁晴紧张地说:「姊夫,你干嘛?啊,放开我。」

  我不理会她,继续伸手探入她衣内,直接拨开她的胸罩,郁晴穿的是蕾丝白色内衣,有内衣的材质有点透明,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乳头,真是非常性感,我一把就扯开她的内衣,用力握住她的白晰乳房,不停的搓揉着,触手一团温热,我知道她的乳头已经硬了。

  她哀求着:「求求你放手,我们不能这样。」

  我抚着她大腿的手探入了她的大腿内侧,深入到她腿根部已经湿热的阴户上,她扭臀挣扎,伸手拉我伸入她胯间的手,反而更激起了我的情欲。

  她叫着:「你手拿出来,不要这样,哎呀!」

  她的美乳被我捏了一把,我这样上下其手,将她逗得无所适从,同时也激起了她的原始情欲,因为我伸在她胯间的手已经被她渗出内裤的淫液蜜汁弄得湿淋淋了。同时挺在她股沟中的粗壮阳具也不停的向上挺动,顶得她全身发软。
  她虚弱的说:「姊夫,放手,别这样。」她说话时,我伸在她胯间的手早已伸进她的内裤中,指间同时触摸到她的阴唇花瓣已经被淫液弄得湿滑无比,她开合着大腿哀求我不要再继续,「我是你小姨子,不可以,不可以这样。」

  我的中指插入了她的嫩穴,感觉到阴道壁上有一层层的嫩肉蠕动收缩,紧紧夹着我的中指,我用中指不停的在她嫩穴中快速的抽插,指尖撞击在她子宫深处的阴核上,花惢为之开放,一股的淫液流了出来,强烈的刺激,使得郁晴的身子像瘫了一样软绵绵的贴靠在我身上,张着小嘴不停的喘气。

  我趁机将她身子扳转过来,下面我的中指还不停的抽插着她的美穴,上面将嘴印上了她的柔唇,舌尖伸入她口中翻绞着,啜饮着她口中的香津,残存的一丝理智,使她并未配合我的亲吻,只是闭上眼睛,任我吸吮着她柔软的舌头。
  我扶着她的身子缓缓走进房,她急喘着:「姊夫,不可以这样,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安慰她:「我太久没和你姊做爱了,郁晴,你就当帮你姊得忙,抓住我的心,好让我不会出去乱搞。」

  郁晴努力地挣扎着,她被我压制在床上,不停的挺腰扭臀,而我脸颊在他的胸口揉动着,阵阵醉人的乳香激得我丧失了理智。

  于是我空着的手悄悄的拉下裤裆上的拉炼,连着内裤将短裤脱到膝部,粗壮的大阳具这时已高举起过九十度,坚硬的大龟头流出一丝晶亮的液体。

  郁晴无奈的任我亲吻爱抚,直到她感觉到我将我粗胀的阳具贴到她阴唇上的肉芽边,她梨花带泪的眼哀求着我,「姊夫,不要这样,快住手。」可这时我将已经坚硬的大龟头用力顶了进去!

  「啊!好痛!」郁晴突然抓住我的手臂咬着牙根叫了出来,全身像抽筋般抖动,刹时阴道内涌出浓稠乳白色的阴精,她出了第一次高潮。

  高潮过后的郁晴软软的躺在床上,我趁着她闭目享受高潮余韵之时,用我的大龟头拨开她的花瓣,藉着湿滑的淫液将整根粗壮的阳具挺入她被淫液弄得又湿又滑腻的阴道中。

  郁晴阴道内感受到突如其来的肿胀,惊的尖叫一声,我的大龟头已经撑开她的子宫腔顶住了她的阴核花心。她惊惶挣扎叫着:「不要!好痛!姊夫快拔出来。」

  我紧抱住她,用舌头堵住她张口大叫的嘴,手抱住的臀部,大力的挺动阳具在她嫩穴中抽插着,她哀叫着挣扎,踢动着美腿。她流下泪水:「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不要这样。」

  我不理会她的拒绝,只是用全身的力量二猛烈的撞击她的阴核花心,「啊,比操姐姐还爽,啊!啊!」我趁她抓住我的背时,顺势将两手撑开她雪白修长的美腿架在肩上!我不停的抽插着,她小腿上的脚炼不停地甩动着!我清楚的看着我下体粗壮的阳具进出她的美穴,带出阵阵的淫液,我亢奋至极。

  这时郁晴晶莹动人的眼中流出了泪水,我不禁一阵愧疚,我这是在干什么?在身下被我干的女人是我老婆的妹妹啊!躺在床上的郁晴这时只是睁着泪水迷蒙的双眼看着我,雪白呈葫芦型线条的身躯一动也不动,我下身插的好像是一个不会反应的充气娃娃。

  我愧疚的目光看着郁晴:「对不起!你实在太美了,我忍不住。」说话间我控制不了自己的下身,因为郁晴阴道壁上的嫩肉好像有层次似的,一层层圈着我的阳具,每当我的阳具抽出再进入时,阴道壁的嫩肉就会自动收缩蠕动,子宫腔也紧紧的咬着我龟头肉冠的颈沟,像是在吸吮着我的龟头,没想到她有如此美穴,真是穴中极品呀!

  我一下一下的耕耘着小姨子的嫩穴,阳具前后的进出她的阴道,慢慢地,我感觉出来,当我阳具要离开她的美穴时,她反而用两手抱住我的臀部,我的阳具又被她插了下去,与她的美穴密合在一起。

  女人真是矛盾的动物,于是我不再多说,继续挺动将阳具在她的美穴抽插着。接着,郁晴竟闭上眼,似乎享受着生殖器结合的快感,我也感受她极品美穴的吸吮,我们就这样默不出声静静的迎合着对方。

  我的嘴唇印到她的柔唇上,张开嘴将嫩嫩的舌尖伸入我的口中,任我吸吮着她的香津,又将我的舌尖吸入她的口中与她的舌头绞缠玩弄着,下身的阴户开始旋转挺动同时收紧阴道夹磨吸吮着我的阳具,美得我全身的骨头都酥了。

  我知道她做爱经验应该不多,可是好像天赋异禀,极度的亢奋使我在她美穴中的阳具更加卖力的抽动,我真羡慕她的男友,有这么一个外表清纯,在床上是荡妇的女友。

  接着,小姨子双手突然抱紧我,阴户快速的旋转挺动,两腿紧密纠缠着我腰。郁晴的口中渐渐发出呻吟声:「嗯……嗯……喔……伊……」

  郁晴:「姊……姊夫……嗯……嗯……姊夫……」

  我见郁晴情欲高涨,装傻的问她:「你要我要用力吗?」

  郁晴害羞地回应:「嗯……好!」

  听到自己的小姨子这么说,我全身肾上线素分泌到最顶点,我疯狂地猛操郁晴,边做我边问她:「我的大不大?你舒不舒服?」我亢奋的挺动阳具迎合着她阴户的顶磨,用尽全身力气狠命的干着她的美穴。

  她的阴道突然开始急速收缩吸吮我的阳具,深处的子宫腔也收紧咬住的大龟头的颈沟,我们两人的下体已经完融合为一体,她阴户大力的旋转顶磨中,她的高潮又来了,一股股浓烫的阴精由阴核花心喷出,浇在我的龟头上,我的精关再也把持不住,龟头又麻又痒。

  因为她是妻子的妹妹,玩了她,我可不能再让小姨子怀我的孩子。我的大阳具用力的冲刺郁晴的美穴几下之后,想拔出来射精。我喘着气说:「我要射在外面,你快走!」

  可是郁晴却沉沉地坐在我的身上,我想推开她,但不好使力,同时我感觉到小姨子的子宫颈猛力收缩,像钳子一样扣紧我龟头肉冠的颈沟。她的阴道好像大吸盘,紧吸着我整根大阳具,我与她的下体密结合到一点缝隙都没有,舒服得我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全张开了。

  在龟头持续的麻痒中,用力一挺,龟头的最顶端已经紧顶在郁晴的阴核花心上,龟头与阴核上的小口密实的吸在一起,我热烫的乳白色浓精喷出,全部注入了她的花心。

  就这样,我小姨子的阴户被灌满了我热烫的精液,忍不住又大力呻吟,全身再度抽搐,一波又一波的持续高潮,使她整个人瘫痪了,只是闭着眼陶醉在情欲交合的快感中,胯下的阴道则紧紧的咬着我的阳具不停的收缩吸吮,似乎非把我的射出的浓精吞食的一滴不剩。

  那天,我们共做了五次,郁晴被我操到完全站不起来,我把常久以来老婆不给我发泄的部分,全数的发泄在她妹妹郁晴身上。

  我想,一个漂亮的女人确实可以引发出男性的潜力,面对这样的美女,我犹如回到学生时代,我极力的在自己小姨子身上表现,慢慢地,在老婆怀孕期间,我不再要求和老婆发生关系,因为我把体力全都保留起来对付她的妹妹,郁晴。
  不过,一个多月以来和郁晴交欢,她始终不肯帮我口交,她总是嫌口交很脏,直到一次,我哄骗着她,我说:「你姊怀孕期间都肯帮我口交,你姊都不嫌脏了,你也试试好嘛?」

  看着小弟弟难受的样子,我半强迫式的抓住郁晴的头,接着就把阳具往她嘴里送,过程中,她没有想像中的排斥,看着她努力的吸允我的龟头,我心里暗道:「今天一定要让我的精液喷满你的小嘴。」

  我感受着小姨子帮自己口交带来的快感,郁晴的红唇微张娇喘不止,一幅享受的样子,看着这幅春宫我都呆了,龟头被她吮吸着,我的生殖器和小姨子的舌头交织在一起,像两条交尾的蛇一样纠缠在一起。

  突然间一股灼热的液体从我体内喷出,浇在郁晴的口中,郁晴叫了一声:「啊……」

  正当我满足地放松,心想我终于也征服小姨子的嘴时,小姨子竟然爬到我的身上,突然间抱住我的头往前跟我喇舌,瞬间我感觉到我的那些精液都被郁晴吐还给我,我恶心地将他吐掉,我:「啊,你干嘛?」

  郁晴咬了咬下嘴唇对我说:「怎么?嫌脏?自己的精液就不敢吃?」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着了,郁晴说到:「从前有人要求我口交,我都会像这样,嘻嘻,吓到你了?」想不到我这小姨子竟然如此调皮。

  我想经过这次后,我也不敢有把精液往她们姊妹嘴里送的念头了。

  我和郁晴的关系,并没有因为我的孩子出生而结束,反而我常利用老婆带孩子没办法出门的理由,带着我的小姨子上宾馆,毕竟老婆产后的身材完全走样,只有年轻貌美的小姨子郁晴可以满足我的性欲。

                【完】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